努力学习的浊堂

【原创】小丑的元旦礼

原创角色有

玛丽苏提及

ooc

除了我想的都不是我想的

注意避雷

———————————————

戴华斌推开卧室的窗子,外头的雪便劈头盖脸地扑了进来,已经成为戴华斌的随身系统的刘卿卿很不给面子地直接在他的精神之海里,肆无忌惮地拍着不存在的桌子狂笑。

【哈哈哈少主你好像圣诞老人!】

戴华斌额上青筋一跳。

【我错嘞…】

刘卿卿立马认怂,装乖沉默。

——但是当戴华斌在学校再一次迎面碰上霍雨浩就开始不淡定了。

【怎么又是他…】刘卿卿小声嘟囔,这都这个月第几次“偶遇”了。

自从刘卿卿死亡之际被一时兴起的“神”强制设定成为戴华斌的绑定外挂,她就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

原因无他,她把霍雨浩当男主,谁知道他是她情敌。

了解到霍雨浩那点小心思的最初的刘卿卿本着“就算不能搞死男主角我也得添乱子”的想法,引来了真香定律后成了:

——妈也你们怎么还不去结婚!求求你们了快去民政局!霍外挂你复个什么仇啊娶他!

来自每天窝在戴华斌精神之海里敲碗内心呐喊的刘卿卿。

然而霍雨浩和戴华斌是不知道刘卿卿每天的怨念的,戴华斌仍旧怨恨着新生考核中发生的一切——他人生中可耻的失败——并且全部归咎于霍雨浩。

而霍雨浩自然也放不下在公爵府中数年的鄙夷和欺凌,以及那破败不堪的屋子里咽了气的母亲。

而且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不止这些——冰泪儿已经回归原本的世界,可刘卿卿却因规则束缚仍与戴华斌捆绑做他奴隶。

犹如衔尾的蛇,环环相扣——死都解不开的“怨”将他们用高傲用仇恨用怨怼不满束缚在一起如同畸形的婴儿,而霍雨浩内心那点旖旎的念头被衬的愈发地可笑。

他们难得耐心地相互打了招呼,然后擦肩而过。

——甚至没有互为仇人的怒视和怨怼。

只是霍雨浩略侧了头,冲着戴华斌愈行愈远的后脑勺说了句:

“元旦快乐。”

【原创】小丑的橱窗7

原创角色有

玛丽苏涉及

ooc

如有雷同我的锅

注意避雷

本章可能引起极度不适



7)

戴华斌明白,刘卿卿是纯辅助系魂师,如果对上全程开挂的冰泪儿,没有半分胜算。

——毕竟神遣者与他一样,是故事中的普通人,没有主角光环,没有特别的幸运。

赢不了,冰泪儿在赛场上故意杀死刘卿卿轻而易举,而且就算她真的在史莱克动手杀人,也不会有惩罚。

戴华斌想要叫停,但是张不了口,如同重压在他心口烙下几字。

——天道所限,不可说。

他双手紧握,指甲嵌入掌心,驱不走内心无力。

“双方通名!”

“李小鱼!”

“张博!”

“刘卿卿!”

“冰泪儿!”

“霍雨浩!”

“王东!”

裁判高举的手臂仿佛握着死神的镰刀,挥下时发出清脆破风声响,滚落的是刘卿卿的头颅。

“比赛开始!”

戴华斌看见十个百万年魂环如太阳高耀——

赛场上李小鱼团队,强光之下只剩下昏迷的李小鱼和张博,而刘卿卿…

灰飞烟灭。

果然,裁判和诸位导师以及在场的所有学生没有任何该有的反应,仿佛死去的人本来就不存在,没有人记得还有一个叫刘卿卿的学生死在冰泪儿手中。

戴华斌问身旁的朱露:“刘卿卿呢?”

“死了呀。”朱露眨眨眼。

“你刚才不是还和她…”

“死就死了,没问题呀?”朱露说。

闻言,戴华斌如坠冰窟——这就是玛丽苏。

冰泪儿已经控制了除他之外的所有人,而他现在孤军奋战。

【系统安装完毕,正在开启。】

戴华斌脑中突然炸出这句话,随即陷入昏迷。

刘卿卿即将暂时下线撒花!

少主外挂即将上线撒花!

(没头没尾的瞎逼逼

【原创】小丑的橱窗6

原创角色有

玛丽苏涉及

ooc

除了我想的都不是我想的

注意避雷

如有雷同我的锅


6)

戴华斌的团队早就确定好了,刘卿卿也自然不可能像冰泪儿一样腆着脸强行挤进主角团去,就随便和两同学组了队——食物系魂师嘛,你不能在打架这方面做太多要求。

刘卿卿咬了口手里的曲奇饼,把另一份递给戴华斌身边刚刚搞好关系的崔雅洁:“诺,试试看我的第一魂技味道怎么样。”

于是三个小姑娘就开始快乐的交流哪家的甜品最好吃。

哦说到霍雨浩的团队…冰泪儿进去了,而萧萧这个人都不见了来着。

刘卿卿简直给冰泪儿跪了——这个bug太大了你要我怎么修正剧情,刘卿卿如是说。

萧萧戏份还挺多,篡改她直到她消失已经是伤害这个世界的主要剧情的bug,所以这个剧情偏差的严重程度已经到了刘卿卿必须严肃对待的范围了。

她还没想过只有更糟这回事。

然后他们就眼睁睁地看着冰泪儿身后升起来的整整十个金色的百万年魂环。

刘卿卿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上。

——这要是一个攻击下来,在座的诸位估计没人能活。

戴华斌看的不顺眼,又不好表露,只能闷着那些乱七八糟的负面情绪。

然而剧情又在某一时刻由于冰泪儿的存在而出现了偏差——

“新生四班李小鱼团队——”

刘卿卿冲戴华斌挥了挥手,三两步挤到了一个样貌普通的少年身边。

“新生一班霍雨浩团队!”

戴华斌和刘卿卿猛的看向另一方霍雨浩的阵容。

冰泪儿仍然顶着一头亮的闪瞎人眼的七彩头发,脸上夸张的画着娇媚至极的妆。

她说了一句话,连离她最近的霍雨浩都没听清。

刘卿卿挑了挑眉,张口回她了一句什么,无神的眼里却突然有了丝光彩——

冰泪儿说:原来都是你搞的鬼,神遣者。

我期待着,刘卿卿没头没尾地回敬说。

群宣!我,怂的一批聂怀桑了解一下!

我:我想更文!

床:不,你不想。

大纲:你是不是该找下我被你扔在哪了?

作业:呵。

我:……

戏录

记一次戏

————

(闻罢紫蜘蛛一声厉声质问,面上却是古井无波)


各为其主罢了。


(手上不慌不忙接下那女中豪杰一鞭,违心却也得护着王灵娇)


(忽被金珠银珠缠住一时脱身不得,王灵娇却也无性命之危,此番还是能向温公子交差的。)


————


(这禁制着实麻烦,但若不能使王灵娇满意,只怕王灵娇不仅能借着枕边风吹的温公子不知天南地北,亦能叫温公子去向温宗主告上几句自己的不是。)


(尽全力一掌挥去破开莲花坞禁制便率着温家修士上前,只见紫蜘蛛领着江家弟子迎战,最后一人力敌数十名温家修士,顿时更敬这江家主母三分。)


(温宗主于我有恩,不能不报。却仍是不忿于紫蜘蛛要被那般嚣张跋扈的王灵娇欺侮尸身,上前一步便截住王灵娇)


紫蜘蛛玄门名士,士可杀,不可辱。


————


(不过几月未见,便已不能敌得过魏无羡,是否真该赞一句不愧为魏公子呢。)


(却不能独自脱身,温晁尚在魏无羡手里,明知敌不过横笛在手的魏无羡,却也要…)


拼死一试。


————


(早知会败,不料竟这样迅速切狼狈。喉颈与胸腔皆遭压迫,连吐息亦能化作折磨。)


宗主知遇之恩,不能不报。

我年纪四百五十个人我三百九十多名……

药丸啊啊啊啊(・_・;

我过这五天长假,写着半个月才能写完的作业(´・_・`)

完了完了明天要交我还有十来张卷子

开学是件惨痛的事情

我开学了……

就勿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