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学习的某碳基

开学是件惨痛的事情

我开学了……

就勿念吧

【原创】小丑的橱窗

原创角色有

ooc

玛丽苏涉及

注意避雷

如有雷同我的锅,望海涵

——————————


 

5)

刘卿卿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张纸,据她说是戴华斌的好感度表。她把它铺开,相隔的名姓之后的数字和进度条代表了的就是所谓“好感”。

“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秘密。”

刘卿卿故作玄虚地微笑了一下,食指点了点那张纸,上头的字迹和上次塞给戴华斌的纸条上的文字一样消失了。

“好感极限值一百,目前戴钥衡一百,霍雨浩九十五,其余男性角色暂未接触导致无法查看好感,解除玛丽苏系统对角色的影响需该角色好感突破极限值,祝您好运,小公爵。”

戴华斌眉头一皱,正要开口欲问刘卿卿为何一个陌生人对他好感怎么这么高——但他似乎遗忘了刘卿卿的读心能力。

“唔……好感这么高的原因涉及剧透,不可说。”刘卿卿继续笑着。

戴华斌抿了抿唇,不满于刘卿卿阅读他的思想:“别再那么做。”

“好的,”刘卿卿回应,“那么我该走了。”

 

————

 

至高无上者的形态处于虚无以及实态之间,如一团银雾。它如此高傲,蔑视脚下信徒。

“你该继续你的任务,而不是来此。”无所不知者如是说。

“我的主。”信徒将卑躬屈膝的身躯直起,“您赐予的生命胸怀疑惑。”

“你在疑惑?我的信徒,你的精力不应放在毫末之间。”

“您清楚,这个世界的结局决定了我能否回到我原本的世界。”

“你的回归无足轻重,我的信徒。”

“您不明白,我的主,全能的无所不知者。”信徒挺直腰板,不容拒绝,“您必须回答。”

一时沉默。

“……是的,我的信徒。”至尊如是说。

“你所存在过的,都是真实的世界。”

那么我仍旧“存在”着吗?年轻的信徒如是悲鸣。

是的,你存在着,我的信徒。全能且无所不知者如是回答。

 

 

 

——————————————

——————————————

无心更文我只想打游戏和看漫画

军训完了……

我终于活着回来了……要努力填坑啊,马上开学就高一了啊……

【原创】小丑的橱窗

原创角色有

ooc

玛丽苏涉及

注意避雷

如有雷同我的锅,望海涵

——————————

4)

刘卿卿解决完她面前第四个藤椒鸡塔可的时候,冰泪儿在干瞪了刘卿卿无数次的前提下走到了刘卿卿的面前。

“我可以坐在这里么,同学?”冰泪儿端着餐盘露出一个自认为倾国倾城的微笑。

“随意。”刘卿卿说,开始解决第五份塔可。

冰泪儿自认为完美无瑕的微笑有点扭曲——刘卿卿觉得很可能是她身上那一圈圈的蕾丝和厚的不要不要的布料热的。

冰泪儿动作优雅地挑起一根意大利面:“你就是刘卿卿吧,我是冰泪儿·若曦·樱雪羽灵·魅罗思雅·D·Q·安娜塔利亚(我编不下去了,你们就当她说了上千个字的名字吧,足够说上几分钟的那种)……久仰。”

“久仰。”刘卿卿眼睛都没抬一下,在冰泪儿自我介绍期间已经开始解决第七个塔可。

冰泪儿笑了笑,流露出的厌恶却是半分都没有掩饰:“有天赋食物系魂师确实稀有,可对于我来说不过是蝼蚁罢了。”

刘卿卿拿了张纸擦了擦嘴:“嗯,我自然不及殇月斗罗——冰泪儿小姐您天赋异凛,我等凡人在您眼中自然卑微。”

冰泪儿满意地点了点头,被夸耀的滋味如毒品般令她上瘾——这个/贱/女/人/还挺会说话,冰泪儿想。

“既然你有自知之明,那我长话短说。”冰泪儿那双像是打了七彩特效的眼睛突然血红一片,“——你最好离我的男人们远一点,/臭/婊/子/……还有,如果你再敢拦着我对戴家那个混蛋复仇……”

“——就杀了我?”刘卿卿嗤笑一声,放下了手里的塔可,“威胁人能不能有点新意啊小姐,我跟你话不投机半句多,恕不奉陪。”

“你!”冰泪儿瞪着她。

“我。”刘卿卿打了个哈欠,扭头就走。

冰泪儿咬紧牙关,手里的银叉几乎被她捏断。

——刘卿卿是吧……哼,蝼蚁而已,不足为提。

戴华斌刚刚和朱露崔雅洁两人分开,看着刘卿卿从冰泪儿那桌走过来,惊讶地挑了挑眉:“和她谈的怎么样?”语气里还有些幸灾乐祸。

“就是公主病一个,”刘卿卿把剩下的三个塔可打包好了放进了储物魂导器里,“但是她拥有的玛丽苏系统等级挺高的,连我的等级短时间内也黑不进去。”

“什么?”

“啊……你听不懂没关系,专业术语专业术语。”刘卿卿说。

戴华斌靠在栏杆上:“接下来你想怎么做?”

“‘规则’在上,‘神遣者’的能力不能滥用,我只能静观其变……所以靠你了,只要冰泪儿的玛丽苏系统开始出现崩溃,我就能搞……不是,是把她送回去。”

“你要我怎么做?”戴华斌调整了一下姿势。

“唔,说了你不准打我。”刘卿卿说。

戴华斌眉毛一跳。

“你要去冰泪儿身边,刷那些男性角色的好感度——————啊啊啊别打我疼疼疼!”

【原创】小丑的橱窗

原创角色有

ooc

玛丽苏涉及

注意避雷

如有雷同我的锅,望海涵

——————————

3)

戴华斌目光如炬似要将薄薄纸张烧穿;那张纸似乎意识到了戴华斌的恼怒,墨色字迹一点点消失、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抹去。

然后补上了几个字:冰泪儿来找你了,你小心,别惹怒她,我马上到。

“神遣者”的能力之一吧,戴华斌想,似乎一下子就接受了这个突如其来的设定。

门口传来喧哗声,有女声故作娇柔,也有男子莫名地倾慕甘愿上钩。戴华斌将纸张撕碎,丢入垃圾桶,方才恼怒被不知名的平静浇熄,好整以暇地面对接下来的闹剧。

一个七彩的人气势汹汹地拉着一个男生来到戴华斌跟前,神色倨傲不可一世,殊不知落入戴华斌眼中如丑角般可笑:“道歉!”她尖叫着。

戴华斌看了他们一眼,那男孩给了他一种熟悉感,尤其是那双眼睛……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呢?

【霍雨浩:确认过眼神,遇上了喜欢的人(bushi)……然后我就被无视了?】

“我做错了什么吗?”戴华斌说,半垂眸掩去戏谑——他高傲不假,却不是不懂得审时度势。

“你害死了他的……!!!”冰泪儿突然无法发出声音,她似乎很努力地想要说话,精致的小脸蛋却因为无法发声甚至无法做出闭嘴的动作而扭曲显得面貌狰狞。

戴华斌抬眸看向门外,刘卿卿方才一脚迈进门内,分开人群咋咋呼呼地喊:“让一让让一让!”眼睛却是穿过看热闹的群人,直直盯着当事人之一。

戴华斌微微做了几个口型,大意为你会唇语么,而他得到了刘卿卿肯定的回复。

‘是你做的?’

刘卿卿摇摇头。

‘除神遣者外任何知道未来如何者,他人现下不应知之事,不可说。’【此处引用“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by凌宇沫 原话为大师兄东方纤云与二师兄印飞星在二百九十九坑的对话:“原来如此……规则是:对方不应知之事……不可说。”】

‘说了又如何?’

‘抱歉,我从没接触过这样的案例,但是私自篡改剧情和设定的话便交由神遣者处置。’

刘卿卿眨了眨眼,伸手用手指笔画了两下,冰泪儿便挣脱了束缚。

冰泪儿恨恨地看着戴华斌:“是不是你搞的鬼?”

别说戴华斌,他看见霍雨浩唇角都抽了两下。

刘卿卿似乎也是被冰泪儿强大的三观吓到了,愣愣地看了眼冰泪儿。

“你哪只眼睛看见他催动魂力了?”刚刚和崔雅洁结伴从厕所回来的朱露不满地挡在两人中间。

“就是!”崔雅洁自然是站在戴华斌这边。

刘卿卿终于从人群里挤了出来:“诶诶诶,和为贵和为贵……”抬眼一看,冰泪儿一张小脸绿的与她漂亮的洛丽塔裙上暗色的红十分般配。

“算了,”戴华斌扯了扯嘴角,“去吃午饭了。”

夭寿了手残拿铅笔了——
是我构想中刘卿卿大概的样子了……青春痘太挑战我这个绘画只有小学生水平的家伙了……
放一下目前想到的刘卿卿的设定,随缘发散思维添油加醋(我是不是用错了
——————
刘卿卿,自称“神遣者”,即“神”派遣的将“偷渡客”带回原本世界的使者,但似乎还是有隐瞒很多秘密以及大部分自身能力,对霍雨浩王东等“主角团”莫名抱有敌意,单箭头戴华斌,作为“神遣者”的纵属使徒是蛇

大概是无cp吧(´・_・`)
大概

【原创】小丑的橱窗

原创角色有
ooc
玛丽苏涉及
注意避雷
角色属于三少ooc属于我
本章有借鉴意味,大概都是我看过的反玛丽苏文反汤姆苏文之后夹杂着@Anperrow 大大的设定揉杂起来的
剧情如有雷同,望海涵
———————————
2)
她在隐瞒和回避——戴华斌想——太刻意地扭转话题。
刘卿卿几乎是生硬的避开了戴华斌的问题,这让她显得比那个冰泪儿——她所说的“偷渡客”更加可疑。
早上的课戴华斌基本上没怎么听进去,思虑再三,他并没有扔掉那些纸,而是粗略的看了一遍。
大约讲的就是冰泪儿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在他们的最原本的世界里,这个所谓的世界是一个系列的小说,而冰泪儿通过“漏洞”来到了这个世界还得到了不得了的力量,而冰泪儿的到来并不是好事,她擅自修改了书本的“剧情”,导致这个世界出现了太多的“Bug”,如果再放任下去,这个世界就会被真正的“神”毁灭——但是“神”绝不希望自己的作品在没有任何挽救的前提下被删除,于是就出现了“神遣者”这么一个存在。
“神”——当然不是指史莱克最初的七怪最后成为的神*(这里大量引用了@Anperrow 太太的设定),他们是高于绝大部分人的存在,刘卿卿称对他们来说更贴切的称呼是“高等种”。自称为“神”这一行为让“神遣者”不爽,而真正的神明——真正的创造这个世界的、小说的“作者”,默许了这种情况的发生。
——因为这是书本的“设定”。
而有关于“神遣者”以及这个系列的小说的原本“设定”只是粗略带过,似乎是主笔者不大愿意提起,删减了这方面的几乎所有语句,总结得十分简洁。
戴华斌记得最清楚的只有一句:
这个世界,在“真实世界”中,是一系列的小说。
而他戴华斌,不过是个可怜的小反派Boss,开头给主角动力复仇的天才死对头,最后消失在文字中的炮灰而已。
他怎么能忍受呢?
刘卿卿似乎十分了解他的这一点,于是她写下。
——因为你只能够被主宰命运的“神”所牵引,而“神遣者”能够使你摆脱。
——我能给予你新生,好好想想,期待你的回应。
这不是胁迫,是失乐园的蛇在诱惑无知者。
刘卿卿就如同,早就知道了戴华斌究竟会问些什么一样。
“吃完午饭,来新生四班找我。”
毒蛇蜷起身子将头埋入阴影发出嘶嘶窃笑。

【原创】小丑的橱窗

原创角色有
ooc
玛丽苏涉及
注意避雷
角色属于三少ooc属于我
———————————————



1)
戴华斌觉得这个世界估计是有问题。
谁能告诉他一下,他是不是起床的方式不对,要不然史莱克里头对他莫名抱有敌意的多了个叫冰泪儿的家伙?
戴华斌揉了揉太阳穴,实在是不想理这个一大早就在宿舍门口叫嚣着要自己对一个叫霍雨浩的人道歉的女孩——一点都不矜持,他想,她的父母没有教过她什么是礼貌是吧?
想也不想扭头就走,这个叫冰泪儿的下巴比锥子还尖满头七彩头发眼睛还是七彩特效的看着就辣眼睛的家伙还特别委屈地哭了起来,戴华斌实在没想到自己会惹哭人,碍着面子就回头想说两句…
接下来戴华斌发誓那是他见过最恐怖的场景。
一个学长竟然瞬间就来到冰泪儿的面前,神情亢奋而柔情,张口就是:“哦美丽的小姐…”
后面的戴华斌实在是被惊吓过度,根本没听下去。
戴华斌接着自己原本的计划想要去教室,思索着究竟是这个世界出问题了还是他自己出了问题。
“确实是这个世界出问题了没错。”
戴华斌把那人丢在身后,一个眼神都没给她。
“喂?啊啊啊等等啊我是来帮你把世界恢复正常的!”身后的女孩不依不挠地跟了上来,“我叫刘卿卿,是等级五的‘神遣者’,是被神明所派遣来到这个世界,将一些通过‘漏洞’进入这个世界的‘偷渡客’——例如早上你碰见的冰泪儿——遣返归回他们原本的世界。”
“我相信你一定发现了不对劲,一个原本不存在的人进入了史莱克并成为了这个世界的‘天才’……”
“——你为什么觉得我需要你的帮助?”戴华斌回头看她。
他看见了刘卿卿的脸,很普通,五官端正但不能说好看,额头上有些青春痘,鼻梁上除了架了副金属框的近视眼镜附近还有些不显眼的雀斑,黑色的头发扎成了马尾辫。
看着是要比冰泪儿顺眼许多。
——如果是忽略了那双眼睛的话。
那双眼睛似乎是被优秀的画家勾勒在那张并不完美的脸上的,它们明明白白地在笑,但是谁都不能忽视眼底阴影中的空洞。
它们让刘卿卿看着活泼,却像个马戏团里的傀儡小丑一样,只是使得他人开心愉悦,而她本身的情绪却并无波澜起伏。
刘卿卿近乎无感情地看着他,戴华斌罕见地感到了寒意,如坠冰窟。
“因为只有你不受那些‘玛丽苏’——哦就是‘偷渡客’的影响。”刘卿卿很快换上了另一幅表情,似乎寒冷只是幻觉,她一只是个取悦他人的角色,“理所应当,我只能拉你入伙。”
刘卿卿往他手里塞了一张纸。
“把它看完——看完后如果你愿意加入我的话,吃完午饭来新生四班找我。”
—————


肯定是不会去的相信我(*☻-☻*)

正在看风语咒

刚刚开头先表白娘娘!

【拒绝校园暴力,我们在路上】

我一直被同学当做空气呢……现在想想也算冷暴力了吧

德古林那:

憋了很久,还是想在这里瞎逼逼一下。


我有一个初中同学,在初二我得肺炎半死不活的时候,在教室里,用很恶心的话当面侮辱我,两次。


——打出来都怕脏了各位的眼睛。


为什么呢?只因为我不愿意帮她的“朋友”,一个和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女同学占座。


我怒了,起身要动手,被其他家长们拦住了。


过后呢,我去打点滴,她用很“诚恳”的言辞在电话里向我道歉,哭着保证“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


当时年轻啊,忍了。


今年我高一。


我这个人呢,不太合群。


她呢,见人说人,见鬼说鬼话。


新班级里认识我的只有她,她却认识很多和她一起补课的同学。


背地里,她用更加肮脏的话来污蔑我,诽谤我,说我经常挑衅,被她打得进了医院,出院后又挑衅,又被打。说我勾引男生摸胸,以及种种种种更加莫名其妙的指控。


不仅如此,这位仁兄还顺带着黑遍了我的初中班级。从同学到家长再到教师,无一幸免。


顺提一句,她曾经当众表示自己是一名蕾丝,并以此为骄傲。她曾追求过初中的化学老师,种种纠缠,被拒后崩溃大哭,吵着要跳楼。现在,自称在追求一名初三的学妹。


更为可怕的是,被无故侮辱的这些同胞们,全是曾经无私帮助过她的人。


包括我。


于是呢,那天中午,我把她喊到了一间空屋,当着班主任的面当面对质。


这位狗逼一开始死不承认,后来更是当众叫嚣:“你要什么呀,要我的命吗?”


我说抱歉,你这条命,谁稀罕要啊。


这场撕逼发生在十一月份。班主任警告了她,又让我们不得声张。


从此,我再没跟她说过一个字。


这一年的一月末,她才给我写了一封“道歉信”,信中极尽能事地逃避罪恶,洗白自己,还想要我感激涕零地原谅她,“重新成为好朋友”。


班主任呢,劝我放下,劝我原谅她。


我呸。


她在那篇被自称为道歉信的废草纸上写,以后若再评论他人,以命相抵。


——我去你妈的。


若是泼完脏水后以命相抵便够了,哪里又来那么多怨怼和死仇?


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名为“言语欺凌”的犯罪。


被她辱骂过,被欺凌者欺凌过的孩子数不胜数,但是,只有我一个人有胆量站出来。


其余的人,要么体格瘦弱,要么性格怯懦,要么没有后台撑腰。


而她呢,家长疼爱,要什么有什么。


老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嘛。


更多更多的,遭受欺凌与刁难的同学们,还在一片黑暗中孤立无援。


在这里,我不是想单纯地讲个故事卖卖惨,让导师转身。我知道,比我更惨的孩子,还有好多好多。


救救孩子。


如果见到校园暴力,请尽量拔刀相助。


至少,不要承载着种种顾虑,成为一个冷漠的中国人。


有一份光,发一份热。


【拒绝校园暴力,从你我做起。】
最后,请务必点点小蓝手,能转载当然是最好的朋友了。
用不着喜欢这几个破字儿。
或许,您的举手之劳,可以唤醒一个孩子的心。